咸鱼写文画画,不定期更新,脾气暴躁,懒的一批。文章可以转载,请标明出处;画,我坚信你们不会临摹的 (*^▽^*)

啊啊啊啊啊激动激动,  @洛祁澈.|更新详情看置顶.  我看到太太给我点的赞了,啊啊啊激动激动ヾ(✿゚▽゚)ノ(放假后登录的第一条惊喜,哈哈哈哈哈嗝)


这周的作业(=^▽^=)准备中期考!!







但……不想复习<(。_。)>

假期“作业”,果然我不适合画人(T▽T)

自认为很好看!

初习水彩 (*^▽^*)

锦瑟无双(南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楔子(下)
    “噗”一口血从女人口中喷出。
    “对不起……”白衣男子手持长剑,剑身没入女人体内。
    “咳咳咳,我就知道……你不会离开天族,你永远不会!!”女人双眼通红,眼中似有火焰喷出。“为什么,告诉我,为什么你要这样做……”女人缓缓从地上站起,她的眼望向了男子,她在等,等他的一个答复。
    “你的墨月宫杀了多少无辜人士啊。”
    “……哈哈哈……我墨月宫的人杀人无数?你在这第四大陆待了这么久,你会不清楚?”女人一步一步向男子走去,每走一步,都仿佛走在刀刃上,千防万防,却忘了防这个陪了自己几千年的男孩,当年的男孩,长大了啊。“第四大陆中人,凡离开大陆者,均需易容换音,实力封住七成,以防失控杀人!第四大陆规定,所有子民一律平等,不可烧杀抢掠,贵族不可仗势欺人!”女人的身体不断地向男子走去,她的血顺着她的足迹流了一地。“你说!我墨月宫,何错之有?”她的声音开始颤抖,似乎已经没有了力气,她手持傲世之剑半跪于地,她的双眸望向男子,她,需要一个解释。
    男子转头望向身后,百万天兵天将集结,只是当中,一位女子,格外显眼。虞落,天族占星师,第一次站到了战场上。她走上前,望向女人的眼中有着嘲讽。“呵,劫殇,你也不过如此,轻而易举就相信了天族人,真是蠢!”
    “咯咯咯”笑声传来,却不是虞落的,劫殇,这个将死之人,却满怀笑容。“帝暝幽,本尊真是瞎了眼,当初,本尊就不该帮你!”话毕,劫殇双手结印,她的身体漂浮起来,周边出现一个屏障“以吾之魂,立下天地法则,第四大陆与其余三大陆通道关闭,非本尊及本尊传承者认定之人无法进入,硬闯者,魂飞魄散!同,本尊以天地间第一位预言者之名立下契约,从今日开始,代代灵体将拥有传承记忆及功力传承。同,本尊在此诅咒,天族帝家中人一生一世不得与所爱之人联姻生子!五千年后,我要这天地经历一场盛大浩劫!!”天族中人,在下面看着她,听着她的话,却无法打断,预言者的话终会实现,他们现在只能恐惧,不能更改,对策更是极难想出。天地法则在上,她周身的屏障保她不被攻击。劫殇话毕,一束红光照在她身上,天地法则成!天道开始实施她的话。她的灵魂开始消散,她身上的灵器、神兽不断飞向四面八方。远方,傲世之剑的剑灵苍穹手持该剑,立于大陆边界“主人,保重!”转身一跃,身影便消失于第四大陆了。第四大陆所以生灵均离开,通道被苍穹强行关闭,劫殇催动仅有的功力开启空间绞杀!
    天历3795年,第四大陆被封印,第四大陆之主劫殇魂飞魄散,天族第一天才帝暝幽、占星师虞落及百万天兵天将与劫殇同归于尽!同年,天帝崩逝,天帝长子秋洛逸继位。三年后,帝函覆战死,其次子帝暝枫接过将军之位。天族,从此进入新时代。


PS:全书原创,所有武器图片来源于堆糖,药物名称、武器名称、大部分人名来源于百度,小部分物品名称、人名为自己所编。若有人名不慎与其他书一样,实在看不过的可以告诉我,可以改名,但,不会改剧情。

一篇狗血文拿来给太太看一下(=^▽^=) @鹤见锦 @怼江600的莫子吟。  ,想找太太提些意见ヾ(^▽^*)))

锦瑟无双(南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楔子(中)
   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!!你给我解释清楚!!”此处为天族第一清净之地--占星阁。占星阁周边安静,从不安排侍女侍卫在此处,就像天帝说的“要给占星师一个安静的环境专心修炼”。
    占星师,隶属于天族的灵体,一代死亡,则第二代产生,也就是说,一个时代,不可能同时出现两位占星师。
    此时,这个往日寂静的阁中,却传出一声女人的咆哮,虞落--占星阁阁主,天族第七代占星师。
    “够了!!你到底在闹什么?!!”男人的声音传来,得幸亏占星阁周边无人,不然,这场争论怕是会惊扰整个天族!
     “帝函覆!!你说我在闹什么!!暝幽是我的孩子,他失踪了,他的灵魂我感应不到了,你说我能不着急!!!”虞落的声音回响在帝函覆的脑中,也许他还记得:那个雪夜,他无意中喝醉了酒,让他新婚的妻子白星语怀上了孩子,与此同时,他的初恋虞落也怀上了他的孩子,然,天不作美,白星语的孩子是病儿,出生几月便夭折,为了不让虞落的孩子被发现,为了白星语可以安心,也是为了自己的私心,他将虞落的孩子抱了回去,并告诉白星语,他只是把他们的孩子抱出去看了一会医生,隐瞒了白星语真相。“他不会有事,他是天族第一天才,他不会出事的,阿落,你放心,我去找他,我现在就去!”缓过了神,帝函覆匆匆离去,徒留虞落一人悲伤……
    占星阁外,后面一棵树上,一红衣女牵着一白衣男孩的手,笑道“原来如此,难怪啊,帝函覆的天赋不过中上,白星语的天赋更是极差,生出的儿子怎么如此妖孽!”说着,女人伸手掐了掐男孩的脸“原来啊,你小子是虞丫头的儿子,你这模样得庆幸还没长开,否则的话,都该知道你不是白星语的孩子了,到时候,他们一定会怀疑到落丫头身上的。”
    男孩似有些不解,拍掉了女人的手,问:“为什么会怀疑占星……虞……母亲?”
    “虞丫头长相与白星语相差甚远,等你一旦长开,所有人都会发现,你与白星语长相相差巨大,虞丫头又因为怀了你,长达十月没有进行占星,再加上,占星师生子后,实力会明显下降。只要把时间一对比,很容易发现你是虞丫头的孩子。”被拍掉了手,女人也不恼,自顾自取出一把扇子在手中挥动。
    “你和她是什么关系?”男孩口中的“她”自然是虞落,他很早就知道自己不是白星语的孩子,也曾私下调查过,知道谁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,今日来此,本就是想向母亲报个平安后再离开,只是他还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称呼虞落,喊了白星语十几年的母亲,不是那么容易改的。
    “虞丫头三年前离开过天族,来到第四大陆找寻一件宝物,我记得那是一把神剑,好像名叫墨曲,那把剑本来我是要拿去给我的左护法增长修为的,最后给了她。守护那把剑的是一只上古魔兽,千年腾蛇。那一战我的力量大损,昏倒在崖边,被你母亲所救,知晓她来历后,我便将墨曲剑交给了她,将她护送离开第四大陆,遂与她结为好友。”女人轻舞扇子,缓缓说道“好了,我们离开吧。”
    随即,女人牵住男孩的手,布下阵法离开。




继续差的一批得更文ヾ(^▽^*))) @怼江600的莫子吟。

@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

江桥太太,您人真好,您是我唯一见过的能把“黑遍全联盟”做到这么彻底的人,您说,您咋就这么能呢??黑了伞哥说伞哥“苏墓球”您还不够对吧?你又说孙翔“阿屎”您还不够对吧?您现在又说我喻队是qiangjian,还是不够,对吧?所以您又来说乐乐了对吧???下一个您准备“黑”谁?叶神?小周?还是王队?

还有,您说“有自闭症为什么玩手机”,excuse me,您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们会得自闭症?他们在现实生活中遭受了太多打击,想在虚拟的世界中找寻安慰,您呢?却诅咒别人去死,您的亲友甚至诅咒其他人没母亲,这就是您的粉丝?您的亲友的素质?别人一小丫头割腕了,您却说别人活该;人闺蜜找您说理,您却说人玻璃心。不过也对,反正您不开评论,人也删文了,您也删了文,不过,怎么办呢?我截了屏。

其余的事我就不说了,反正大家都清楚,请您积点口德吧!

以上,就是我对您的全部赞誉!

emmmm千年不做手工,一做就丑成这鬼样😂😂😂😂和妹妹合作,自我感觉惨不忍睹😭😭

锦瑟无双(南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楔子(上)
  
   “小樱,小樱……”银杏树下,男孩的泪水从眼里流下,他的怀中只有一只白狐狸,白狐身上插着一只弓箭,它的血染红了它的白毛,少年白色的衣袍也尽数变红。
    霎时,狂风大作,银杏叶从树上飞落,这叶,铺了少年一身。“灵山卫,灵山卫,几度梦里空相会。未曾忍心搁下笔,满纸都是血和泪。”空灵的歌声从远处传来,一红衣女人的身影由远及近,缓缓向少年走来。
    不过瞬息之间,女人已然到达少年身前。“你是谁?”少年的声音传来,不复刚才的悲伤,声音中,只有一股王者之气。
   “天族帝家长子”女人的嘴角洋溢着邪魅的笑容,“有意思,堂堂天族第一天才,竟为了一只白狐伤心,当真是不可思议。”
    少年的头渐渐抬起,在看到女人的面容的那一刹那,金色的眼瞳却狠狠地颤抖了两下,压下心底的恐惧,出声道:“劫殇。”
   “哦?帝幽萧,你认识我?”女人的眼中有着戏谑与探究。
   “嗯。”轻轻点了一下头,少年开口讲到“天族各典籍均有记载,你的实力早就高于天帝,也高于我的父亲。我……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,可以吗?”少年轻咬嘴唇,似有一些不好意思,他的脸颊微红。
   “哦?小公子莫不是要我救你怀中这只白狐?”女人轻舞手中的扇子,问道。
   “是。”少年重重的点了一下头,似乎是怕女人看不见,他的眼中弥漫着希冀。
   “好,我救。”少年眼中似有惊讶,却听女人话语一转,“但我有一个要求,这只白狐以后就归我了,同时,我要你随我离开,离开这天族。”
   少年低下头颅,有些犹豫。几息过后,少年抬头望向女人“我同意,只要你可以就它。”
   “好好好。”女人双手结印,一束白光进入白狐体内,小狐狸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,不过几息之间,小狐狸便睁开了眼睛,在少年身上蹭了几下。
    少年将它抱起,与它两眼相对,眼中尽是不舍“给你了,照顾好它。”女人从少年手中接过小狐狸,许是女人身上香气的原因,小狐狸在她怀中蹭了蹭,女人将扇子收于空间戒指中,怕伤到了它,用手顺了顺小狐狸雪白的毛“它叫什么名字?”女人的眼中似乎有着愉悦。
    “……樱落,它叫樱落”少年似乎愣了一下,确定女人的话后才回答。
    “樱落?好,从今天开始,它就是我的守护兽了,你放心,日后,它会是三大陆数一数二的神兽!”女人坚定的声音从头上传来,少年怔了怔,轻声重复了最后两个字“神兽……”这是少年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,只因为小狐狸不是纯种狐族血脉,修炼极难,更别说化成神兽,也许,自己没有看错人。
   “走吧,离开这里。”女人向少年伸出手。
   “去哪儿?”
   “第四大陆,我的大陆。”女人的语气洋溢着皇者之气,她的声音中有着独属于她的骄傲。
     少年将手覆在女人手上“我……可以帮你做一件事。”这是少年对女人的承诺。
   “好啊,我要……我的大陆屹于天地不败!”
  “好,我帮你!”
   “哈哈哈,好好好!”女人的笑声爽朗无边,似乎漫过了天际。她的手牵着他的手,离开了银杏树,远处漫开的浓雾遮挡了他们离开的背影……






文章文笔不好,请见谅,有人看的话,就继续写;没人看的话,也继续写!!本文原创,请勿侵权;如有部分内容与其他作者相似,请见谅,侵权必删,不要骂脏话,谢谢